我的生產記。

"謝謝妳這麼辛苦的擠出來呀!妳真是了不起! "

這段話感人嗎?,但,不是對我說的。

全身脫力的自然產婦,還被綁在產檯上縫傷口時,少爺非常快樂地抱著剛出世的女兒,眼眶含淚對她說了上面這段話。

本篇可做為凖爸爸們的反面教材:

我該如何不被產婦掐死,做個優秀的陪產好男人?很簡單,以下少爺做的事,一件都別做就對了。

女兒二歲多了,想起生產那天還是心有餘悸。拼命縮減之後文章還是很長,請當作(恐怖)微小說看看吧。

女兒預產期是農曆大年初一,為此我和少爺煩惱不己,我的醫生是華人,要是不能來接生可麻煩了。所以一直跟小溫小姐說:

"請妳過完除夕再出來吧,讓媽媽能吃頓年夜飯吧!"

但36周時醫生就警告我們,女兒的頭已經完全降入骨盆,隨時有可能要出來了。當時預估2千克,擔心她生出來不夠重,最後幾星期一邊反胃(對我就是全程反胃的孕婦)一邊拼命吞下肥牛肉,酪梨牛奶,甘蔗水等一切容易增重的東西。結果當然是自己先肥胖起來,屁股大到超越記錄。為了孩子甘願變成一頭肥河馬,媽媽就是這麼偉大啊!(掩面痛哭)

小溫小姐聽了媽媽的話,真的頭下腳上熬過除夕。本來還挺高興的,等到過期一星期還毫無動靜,又開始憂慮。孕期最後被壓迫到坐骨神經半身癱瘓,胃食道逆流脹氣無法入睡,還有幾次假性陣痛,於是又開始催她:

"快點出來吧!都41週了妳要當哪吒嗎?"

(小溫小姐:妳煩不煩,我可是我行我素的水瓶座)

等到進入42周的那一天,我跟少爺說,要是明天再不生就要去催生或是剖腹,我不希望女兒在肚子裡開始吃大便。

(有經驗的媽媽明白我說什麼)

第二天早上九點:

一起床,後腰就有一種奇怪的酸痛感襲來,我跟剛起床的少爺說:

"這次好像不太對勁,可能是要生了?"

少爺不慌不忙的說:

"騙人的lah!那麼多次都是假陣痛lah!不用去醫院,去了會被退貨lah"

(大馬華人跟台灣原住民一樣很喜歡lah)

說完就瀟灑的去健身房運動了。

因為既沒破水也沒落紅,我竟然就聽了他的話,在家邊痛邊吃早餐。

下午二點:

陣痛本來大約20分鐘一次,變成10分鐘兩到三次,疼痛的程度從經痛變成20倍的經痛,我開始冷汗直流。

打開了陣痛Apps,(少女們,除了無他相機之外也有這樣的Apps)輸入陣痛頻率之後,冷淡的機械女聲不停的用英文說:

"Go hospital now!!! Go hospital now!!!"

我居然還邊吃少爺打包回來的咖喱麵,邊聽他說:

"欸,吃完還痛再去醫院吧!"

(我到底為什麼會這麼遲鈍呢?都放到過期了,一痛就立馬趕去醫院才對吧!)

下午三點:

已經痛到二手抓著桌子發抖趴在那裡。人家說像被卡車來回碾過,我覺得不像,像是有一台大卡車要從妳的體內衝出來,像是妳的兩隻腳各被綁在一隻馬上,二馬朝不同的方向狂奔,而妳就要被扯裂。那種疼痛超越有生以來的任何記憶,意識都模糊了。

我對還不相信我要生的少爺吼叫:

"現在就送我去醫院!現在!"

少爺這時候才開始慌亂大喊:

"什麼真的要生了嗎?妳為什麼不早說!"

我不是一直在說了嗎先生😭😭😭

他扶著我緩慢移動,坐上車奔往醫院。接下來記憶有點斷片了,只依稀記得在車上我痛的一直喊叫,少爺還暴怒的說:

"喊有什麼用!閉嘴我沒辦法專心開車!"

(你說我該不該殺他?)

平常15分鐘的車程5分鐘就到了,我舉步維艱走進了急診室,護士推來輪椅把我送進產房。婦產科護士來內診(對人人喊痛的內疹我毫無感覺)驚訝的說:

"已經開了三指(六公分)妳怎麼這麼晚才來?難道不會痛嗎?"

我我我痛到快死掉了啦!!!(大哭)

護士是馬來人和印度人,但我已痛到發狂,一直用華語對他們喊叫:

"快叫麻醉科醫生來我要打止痛!"

(還有下次我一定要練好這句英文和馬來話)

然後抱著完全沒用的止痛氧氣一陣狂吸,試圖得到救贖。

(對我真的沒半點用,請別浪費錢)

等到麻醉醫生頂著神聖的光圈翩然地走進病房,我彷彿是溺水的人看到救星,簡直想跪下來吻他的腳。麻醉針很粗,要勉力夾著大肚子卷成一團打脊椎,聽說是非常痛的。但我當時已神智恍惚,感覺不到了。

幸好在馬來西亞生沒那麼嚴格,台灣好像超過三公分(一指半)就不能打止痛?

打完針後五分鐘內,疼痛只剩下平常嚴重經痛的程度,我癱軟躺在床上。

這時少爺說:

"誒你不會餓嗎?我餓了要去買東西吃。"

我:"你去吧~"(心如死灰氣若游絲)

過了半小時他兩手空空回來了。

我:"你沒買我的嗎?"

少爺:"我吃完了啊,妳又沒說妳餓!"

(你說我到底該不該殺他)

於是他一邊碎念說唉真難伺侯,一邊又去買回了Pizza。

我:"我現在又有點痛先放著吧。"

少爺:"就知道買了妳又不吃,我拿去請護士吃吧,她們應該還沒吃晚餐。"

(為什麼關心護士還比關心老婆多呢?你說我到底該不該殺他)

接下來就是躺在那裡等待慢慢開指,少爺睡了香甜一覺還打呼,我則是腦中閃過人生跑馬燈回憶前半生。好不容易熬過半夜12點,護士宣布全開了,我的醫生終於像剪彩佳賓出現,到了決戰時刻。

醫生:"好的來,看著妳的肚臍用力吸氣然後推。"

我:"推~"

醫生:"來,再推~"

我:"推~"

醫生:"再來一次~"

我:"推~"

感覺像是解了一坨千年宿便。

醫生:"好了,停"

我:"怎麼了?"

醫生:"生出來了"

我:"啥?出來了?"

接著聽到女兒震耳欲聾的哭聲,天啊我真的做媽媽了!心中不禁一陣激動。

小溫小姐被擦乾淨之後放到我的身上,我看著這個醜不拉幾,又紅又皺的小肉球。

"原來妳就是我的女兒啊!妳好啊!妳是誰啊?妳從那來的啊?"

這是我對女兒說的第一段話。與其說是感動,不如說是搞不清楚狀況,完全是個神智不清神精錯亂的產婦。

少爺則非常快樂地抱著他的女兒,眼眶含淚的對她說:

"謝謝妳這麼辛苦的擠出來呀!妳真是了不起! "

(先生你老婆還在旁縫傷口呢,是我擠的吧?你有事嗎?)

接著女兒被推回嬰兒室做一系列的檢查,已經累壞的我想要休息片刻。

但少爺當然不會放過我啊,他從事醫療行業,在醫院碰到公司同事,就在走廊愉快地大聊起天來了。

被獨自晾在產房裡近半小時,因為麻醉副作用,我全身發抖想要嘔吐,想叫又叫不出,聲音非常微弱。最後把桌子上的鐵盤推到地上發出巨響,才把少爺喚回來,拿了臉盆大吐一場。

凌晨三點換到單人病房,少爺自顧自的裹著被子打呼,睡到彷佛他生了十個。而我產後荷爾蒙分泌精神亢奮完全無法入睡,全身不停冒冷汗。護士進進出出辦理各種手續,連打掃阿姨都進來打掃⋯⋯差不多五點嬰兒被推來房間餵母奶,然後就再也沒走了。

從此就再也沒走了。

(涙奔)

馬來西亞自然產只住院一天,(台灣通常是住三天)第二天中午,36小時沒睡覺還生了一個孩子的我,就抱著嬰兒自己走出門口了。

明亮陽光曬著懷中孩兒,和風徐徐吹來,一切不真實的像是一場夢。

頓時覺得我根本就是凱特王妃呀?可惜身邊不是威廉王子,是白目王。

以上就是我的超長KL生產記,坐月子又是另一個故事了,下回再說。

附記1:

少爺那一陣子逢人就得意的說:

我女兒一下子就擠出來了,真是一個Survival (倖存者)

你這麼白目還沒被老婆殺掉,你才是個Survival!

附記2:

我的婦產科醫生雖然出名技術也不差,但她的健忘症非常可怕。我全程給她產檢接生,產後兩星期,帶著還沒有完全消除的肚子回診傷口,她一看到我就親切的問:

"誒,什麼時候要生啊?"

誒,我生了好嗎!妳來剪的臍帶好嗎!就算不記得也看一下病歷再開口好嗎!

(顯示為一個暴怒的產婦)

好了實在寫的太長破紀錄,就草草做個虎頭蛇尾的結束吧,謝謝耐心觀看的各位。

圖片是剛重逢就你儂我儂的前世情侶放閃照,整個月子期間媽媽眼睛都睜不開啊!我從那時起就淪落成家裡的奶媽,傭人,煮飯婆和保姆🤦🏻‍♀️

妳的生產經驗還好嗎?有打無痛嗎?(沒打無痛的媽媽,讓我向妳們致上最崇高的敬意)

爸爸有陪產嗎?表現如何?

馬來西亞媽媽們請教我這句話的馬來文:

"快叫麻醉科醫師來,我要打無痛!"

留言處還有剛出世的小溫小姐,以及少爺生了十個後,呼呼大睡好夢正酣的模樣。

也歡迎秀妳家小老闆剛降臨地球的照片給我看看❤

#Angrylababy與爸爸

#孩兒從此就再也沒有走了

#生產記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